creative control和indie

那年, Arctic Monkeys通过myspace一夜成名,一瞬间什么都来了,甚至headline了glastonbury。就在他们最炙手可热的时候,乐队却跑去跟domino说,我们可不可以晚点交下一张专辑,我们希望冷静一下,保持清醒。唱片公司立刻同意了,成,你们休息去吧。老师说,如果放在环球,唱片公司会答应吗?绝逼不会。你丫还不赶紧趁最红的时候把专辑出了!

试着想想,在我们的认知里,在以往的媒体报道里,“唱片公司”四个字是不是总带着点邪恶的色彩?“肮脏的商业”的化身,“自由的创作”的敌人?一则关于黄义达的采访是这样说的:“创作方面,我被要求写一些符合市场的作品,曾经为了一首歌改了三五个月,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要做什么。”这种言论很耳熟吧,是不是经常听到?

有很多关于Creative control的著名案例,Prince曾经成功地用改艺名的形式跟唱片公司作斗争。George Micheal的案例很有意思。从Wham!开始他就是很pop的形象,唱些爱情歌曲, Wham!散伙之后他跟索尼签了三张唱片的合约,作为回报索尼给了他一大笔advance。第一张专辑George Michael也延续了这种形象,可是渐渐地他决定转型当serious artist,而唱片公司不同意,退歌,George Michael于是把索尼告上法庭。最终George Michael败诉了,理由是在跟索尼签约的时候他已经很红了,有很强的bargaining power,说唱片公司欺负你真有点儿说不过去。其次唱片公司给你的advance很大笔,拿人那么多钱就应该乖乖办事儿,这是商业法则。这则案例对所有artist的教训就是,如果你想要足够的creative control,你就别想拿那么多advance。又要钱多,又要creative control,不带这么玩儿的。所以以后如果再有艺人抱怨creative control的问题,你应该先问问他拿了唱片公司多少钱。

Indie和major一个很大的区别,就在creative control上。major更像是“我知道流行什么,我就找这条路上的艺人”,找好了就花足够多的钱为你宣传, indie则更像是“我觉得这个艺人不错,我觉得他的风格会有不少人喜欢”,但不会为你大铺广告,因为风险大。不过也没有那么绝对,并不是说你签在四大唱片公司下面你就完全没有creative control了。你有多红,bargaining power也是很重要的决定因素。muse签在华纳下面,但是他们就有绝对的creative control,他们的专辑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像elbow这样的乐队虽然签在环球但也有很绝对的creative control,我想他们今年的新专辑让环球失望了,并没有很出众的排行榜表现,这张专辑被评论为更像是主唱的solo专辑,太个人化,没有上张专辑大气,演唱会也没有sell out那样。他们变成superstar还得等了。Indie label不会给你很大advance,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钱,但是给你足够的creative control。所以各家Indie label拼的是A&R,以及对目标群体的了解和渗透。

前天跟导师讨论起了Indie的“Sexiness”的问题。Indie听起来很sexy,有一种浪漫主义色彩,但那只是人们如此认为而已。但老师告诉我说,其实很多艺人在Indie签的合约,都很惨淡。总的来说Indie跟Major对艺人还都是一个德性,所谓的‘压榨’吧,只不过在creative control上,indie会给得更多一些。另一方面,以前major会比indie有更多的power,四大出的艺人更容易被博客啦网站啦报纸啦推荐,但随着人们越来越喜欢indie,现在像Domino, Beggars这样的大indie label也开始有很强的power,你看看像pitchfork之类的网站,domino的艺人很容易上小头条。所以也不要太浪漫化”Indie”这个词。

Glastonbury

Glastonbury音乐节,欧洲摇滚音乐节的‘Godfather’,在它的背后并不是什么强大组织,而是一户农民。这个农民的名字叫Michael Eavis。1970年,有一天他正挤牛奶呢,一个运面包的女人跑来跟他说,诶你知道么,巴斯现在有一群奇怪的人,穿得也奇怪什么都奇怪,他们管自己叫嬉皮士。Michael说啥叫嬉皮士啊,于是带着女朋友跑去了巴斯,来到了巴斯blues音乐节,看到了那堆奇怪的人。他心里纳闷儿,这帮人怎么总是停不住地笑哇。他觉得那气氛特别棒,这音乐节连个栅栏也没有,最重要的是在那里,“你做什么都不会是错的”。

成功人士都是行动派。回到自己的农场之后,他第二天一大早就拿起了电话。两个月后,第一届glastonbury就在他自个儿的农场上办起来了。来了1500个人,门票1磅,另送一杯Michael家自产的牛奶。Michael亏了1500磅,他很郁闷,都不想办第二届了。这时两个嬉皮士跑来跟他说,继续办啊,我们自己来办,租你的农场!这两个嬉皮士中其中一个是丘吉尔的孙女,她有钱。1971年搞得很大,演出艺人包括David Bowie,来了12000人,全部免费!但它其实不是Michael办的。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都没有很正式的音乐节,但是这帮嬉皮士一直会在Michael的农场上搞些活动。

其实70年代英国嬉皮士真正的圣地是巨石阵。英国嬉皮士中最大的势力是New Age Travellers,他们伙在一起四处流浪,住在卡车什么的里,去各种各样的免费音乐节度日。巨石阵免费音乐节是他们的圣地。他们跟警察频频起冲突,1978年,他们被警察从巨石阵赶出来了,于是他们徒步走到了Michael的农场。当年没有音乐节啊,但是那么多travellers就这么出现在了家门口,于是这一年他不得不为这帮travellers专门办了一次音乐节,当然免费。从那以后,Michael继续把G节办下去了。

1979年变成了Glastonbury的转折点,因为撒切尔夫人上台了。她的铁腕政策,让Glastonbury变成了人们唯一可以自由发表自己意见的地方。因为80年代大部分时间里,Glastonbury音乐节里面没有警察没有政府官员监视没有任何的authorities。这算是双方的一个约定。人们在这想干嘛都可以。这里变成了一个小型的限时的无政府乌托邦。所以整个80年代Glastonbury的人数开始急剧增加,尤其是1985年巨石阵免费音乐节正式被关闭之后。

1979年起Glastonbury重新开始收门票费了,因为他们开始跟慈善团体合作了。但是不少人都喜欢翻栅栏进去,因为这比较酷,而且那些travellers也没有为音乐节买门票的习惯。翻栅栏几乎成了80年代和90年代Glastonbury音乐节的一大乐趣所在。Michael Eavis虽然不高兴,但是有时候看到有人在翻栅栏,甚至会自己开车把正在翻栅栏的人送进里面去,因为怕他们摔伤。2000年,事情已经发展到Michael无法忍受的地步,那一年翻墙的人居然比买票的人还多,关键是因为人数过多,如果官方认为他的设施不能承载,他会失去办音乐节的执照。2002年他们差点没有拿到执照,Coldplay的Chris Martin急坏了,亲自写信给“有关部门”求情,说“这个音乐节背后不是一个faceless的组织,而是一个伟大的家庭哇”。

Michael决定改变了。他在2002年修了双排的铁栅栏,高了很多,并且在两排栅栏中间放马跑,即便有人能翻过第一排栅栏,看见奔跑的马也会害怕。那一年没有一个人翻进来。从此以后,Glastonbury就变了。并不是一夜之间变的,而是整个90年代Michael都在慢慢将Glastonbury改造成一个更有序,组织更良好,更“健康”的音乐节。

Travellers给glastonbury带来了不少活力,他们的创造性和free spirit的确构成了glastonbury早期的灵魂,但是他们也带来了无数麻烦。村里的很多人极其讨厌他们,因为他们会偷会抢,吸毒贩毒,把人家的花园当厕所用,往人家的窗户扔石头,还特别臭特别脏。1987年Michael不得不把警察请进来。1990年他们跟警察起了一次很大的流血事件,200多个人被捕。从那开始,Michael对travellers的态度就开始改变了。他开始慢慢跟travellers划清界限。新栅栏不过是这种改变完成的标志。

所以现在的glastonbury,没有嬉皮了。栅栏修起来之后,有很多声音包括主流媒体评论说Glastonbury已经丧失了它最原始的灵魂,嬉皮灵魂,但是其实,整个世界的嬉皮都差不多销声匿迹了。有论著说,大多数的嬉皮到最后都已经变成了part of materialist,consumer culture。所谓Glastonbury灵魂的丧失,其实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以前,每年主舞台的压轴乐队都是吉他摇滚,这代表着英国音乐的传统。但是2008年他们把Jay-Z弄来压轴了,当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后来其实效果也不错。英伦摇滚的黄金时代也早已结束。

如今Michael已经76岁了,他的女儿Emily从1999年妈妈过世后开始跟爸爸一起干,如今整个音乐圈都在看着Emily的表现,看她能不能接好这个班。

  • Michael承认,他们给艺人付的出场费是所有同类音乐节中最少的。
  • Glastonbury每年都会把自己的profit全捐给慈善和环保组织,2002年捐的钱就超过了100万英磅,最近这几年他们捐到了200万。1981年是G节第一次赢利,Michael特别高兴,当场就向当时的CND捐了2万,然后他的会计跑过来跟他说,老大,我们还没上税呢。。。所以Michael一直战战兢兢的,因为他们手上根本都没有钱,“一旦什么事儿发生肯定会给我们造成很沉重的打击”。
  • Glastonbury那个地方是个宗教圣地。传说圣杯被埋在这里,耶稣小时候也来过这里。最早很多人来这个音乐节,也跟此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