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kNess笔记

1,免费门票的代价是卖身当bar staff。卖着卖者总觉得旁边两个小姑娘一直在看我还窃窃私语。在一次递给人家三瓶啤酒两瓶WKD之后,我终于听见她们在说什么了——原来她们被我的数学震惊了,怎么可以三秒钟算出三瓶3块6加两瓶3块8等于多少呢!我顿时就乐了。我突然想起有一次给顾客说‘4瓶14块4’的时候,顾客震惊地说:“数学真好!”我也随即震惊了,妈的这是小学数学好么。我心想,小样儿,这就被amazed了,老子高考数学还140+呢,赶明儿给你们看看咱的高考数学题开开眼界!

当然了,高考成绩只能当当我们这种笨人的遮羞布。晚上回去一帮志愿者在一起讨论小费,我才终于学到,原来要小费的窍门是把找零摊在手上让顾客拿钱,这样他们有时候会留几个钢蹦儿给你。可是我太实在了,都是让顾客摊开手,一股脑把所有找零全摊在人家手上。我记得有个好心人给我小费还是把我的手扒开放进来的,特别费劲。笨死我算了!

2,从酒吧出来就直奔主舞台,我还是迟了,kasabian已经开始了20分钟。听着现场音箱放出来的声音,心里只有一个感觉:妈的,这是个被低估的乐队,被低估的乐队!他们的魅力被录音掩藏了太多,跟muse一样。心里开始骂他们的制作人,他更适合Gorillaz. Kasabian应该把Foals的制作人弄来啊。两个Vocal无敌,Serge在台上太帅了,他的吉他和backing voice才是整个场子的掀动按钮,在他面前主唱tom都有点儿像二逼.自然的全场大合唱,最牛逼的是每首歌连吉他riff都大合唱,大家random地用da, de, la之类的声音合唱着各种riff。从empire还是underdog开始,整个场子都疯了,我被瞬移到了前排,腿儿根本没动,后面涌上来的人直接把我夹前面儿去了。散场之后仍在全场大合唱,大家就这么互相搭着肩膀高唱着‘I’m on Fire’慢慢走回帐篷区,内场景太感人了。

3,苏格兰人少,他们见到人多就激动,感觉大家都是到这来看人、聚众喝酒的,不是来看演出的。因为自带酒不能带入演出区,所以白天大家都窝在帐篷区喝酒。这帮人真high,都自带音箱的一刚,我还看到有堆人带了个一米高的箱子来放在帐篷里。最悲剧的是音乐真的是24小时不停,晚上睡在帐篷里外面还放着音乐,全是特么的dubstep,贝司又重又长,像只钻地鼠一样钻到你的帐篷里来,无论是你两三点钟睡下还是六点钟冻醒还是10点钟被太阳晒醒,周围全是嘟嘟哒嘟嘟嘟嘟嘟嘟哒的dubstep节奏,我本来挺喜欢dubstep的,可是这次真的伤了,妈的dub你妹的step啊,不就是把三连音六连音还有143往死里用嘛,烦死我了,回来以后再也不想听dubstep了。

4,Chemical Brothers开始前,主舞台前已经被漫山遍野的人堵死,一堆在外围的人着急挤不进去。大家都事先把自己灌得晕晕乎乎,等着化学兄弟来激发那种嗑药般的化学反应。我的位置不错,被卡在第5排左右当中。这时突然人群闪开一条缝,让进一条小分队。我心里奇怪怎么大家这么友善还让人进来,只听见打头的人指着第一排中间骑在别人肩上的一个妞儿说:“内是我女朋友!她骑在别人肩上呢!”于是我也让小分队过了.过了一会儿突然明白了!哇靠,上当了!这招儿太牛逼了,那妞儿还好好地骑在别人肩上呢!

5, Chemical Brothers看了20分钟彻底语塞,拜倒。大神。听了不少DJ了,chemical brothers一出来就太不一样了,那种节奏的想象力还有音色的想象力。当然还有视觉。muse你们以为你们视觉很牛逼是吗?再跟chemical brothers学几年吧。妈的这才是21世纪的音乐啊!可是我还是决定去看the cribs。我跟朋友说我走了啊,她说你have fun啊,我说你take care啊。她听了大笑起来,还没笑完她已经被整个人群压弯了。人群已经进入癫狂状态,像是集体嗑药的邪教组织一样,我迈了两步就走不动了,还被夹着跳了半天,我也不管了,索性一路打着出去。

6, The cribs的舞台,只有不到500人,仍然死忠摇滚的人。The Cribs怒了,跑上来就说,“我们不是化学兄弟,我们是Jarmen兄弟,我们不是内种端个笔记本就上台表演的人.”鼓声响起,三个人在台上卯足了劲儿,吉他扫得格外狠,鼓打得格外狠.我跟在场仅有的500人不自觉地跳起来,突然想哭,有种强烈的感觉,这才是属于我的地方.电子的确让人high,可是摇滚会让我感动.

最后: chemical brothers的牛逼我还是认的,强烈建议看…

最最后: 从音乐节回来简直想回国开发雨鞋生意. 穿着雨鞋踩在泥里太爽了啊,有种打败无数个小怪兽的莫名快感.

最最最后:对不起我不会拍照片…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