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een Pop Bubble (一)

1998年4月14号,那是’NSync第一次上MTV表演,在时代广场的studio。“我只记得5000名少女不要命地尖叫。我们收到了HR的电话,说隔壁纽约时报的人受不了了,吵成这样怎么工作!”那一刻Tom Calderone意识到,boy band已经掌控了这个世界。

从1997年到2001年,teen pop完全就是音乐行业的印钞机。BSB的Millenium首周113万张,Britney Spears的《Oops I did it again》首周130万,’NSync首张专辑首周240万张。这三组人在美国总共卖了9600万张CD——超过了the Eagles,the Rolling Stones以及Michael Jackson。80和90年代的CD时代随着这股teen pop浪潮也达到了巅峰。

熟悉那些专辑的我们都知道,每张这种快消流行专辑里都有不少垃圾歌曲,人见人爱的歌只有两三首。你得花15美金买下整张Millenium专辑才能拥有你喜欢的那首《I want it that way》,都有点儿抢劫的意思了,不过当时的音乐圈是如此沉浸在哗哗的现金流中,他们丝毫没有觉得有任何问题。就在那时,napster横空出世,不少人毫不犹豫地奔向了免费下载——而不是花15美金买回2首喜欢的歌和10首他们根本不想要的歌。当然这些是后来人的反思,也不是本文的重点。对于所有音乐产业的人和想进入音乐产业的人,teen pop时代是个梦幻般的时代。

teen pop背后的一名大佬名叫Louis Pearlman。他最开始是开私人航空公司的,专门接送巨星巡演。Paul McCartney, the Rolling Stones, Michael Jackson,Madonna这些人来坐他的飞机他都不奇怪,突然他发现了一个从没听过的boy band叫做New Kids on the Block,成为了他们的大客户,乘着他们的飞机全球跑。Pearlman明白,如果有钱租他月租费高达25万美金的飞机的话,这帮人一定很能挣钱。那时候是1989年。不如再搞一个boy band出来。不过时机尚未成熟。不久后Nirvana的时代到来,alternative的浪潮席卷了所有大学生、年轻人。Pearlman继续等。直到有一天,他发现spice girls红了,Hanson红了,Ricky Martin红了,他终于等到,pop大浪有希望回来了!

1992年的夏天,Pearlman雇来了他的一个星探老朋友,在他家的大房子里面试了40个男孩。大部分人都很烂,就一个叫做Alexander James Mclean的14岁孩子还成,这孩子跟着伴奏带唱了3首New Kids的歌,他就是后来的”AJ”。Pearlman当时还看上了跟AJ一起来的朋友,Tony Donetti。搞的是,后来pearlman把tony的电话搞丢了。更搞的是,Tony当时的经纪让Tony换个艺名又出现在了第二轮面试上,他就这样被找到了,他的艺名是:Howie D。后来他们这样又找到了Nick Carter, Kevin以及Brian。他们取名为Backstreet Boys.

BSB先在本地演,到了1993年5月,他们在奥克兰本地的场子上已经能有4000个尖叫的女生了。但签约之路并没有那么顺,因为那时的业界还沉浸在alternative rock的红火之中。在经历了New Kids的经纪人、Mercury的签约又抛弃之后,Pearlman终于成功把BSB签给了Jive Records,其幕后老板Calder就是teen pop时代又一个大佬。Pearlman有一双慧眼,他亲手凑出了BSB和’NSync,而Calder却有着将这些团体打造成国际巨星的资源。

Calder做了两件事情。第一,后街男孩们需要歌。他们把后街男孩们送去瑞典,那里有他的德国分公司发掘的一批新锐制作人,其中一个,就是后来成为pop制作届超级大佬的Max Martin。后街在那里录制了三首歌。第二,得把后街男孩弄到孩子们面前去。在一次活动中,他们被台下扔了冰块,美国大众还是不怎么喜欢他们。

事情的转折出现在德国。那里的电台有政府的控制,所以alternative rock和hardcore hip-hop都没法进入那里的radio,而后街男孩这些青春无敌的歌曲却能够畅通无阻。在那里,后街男孩的演唱会票被一抢而空,“We’ve got it going on”成为大热曲目。他们在德国的成功瞬间蔓延到了整个欧洲。

Calder给一个叫华生的老朋友打了个电话,这位华生先生开一间音乐咨询公司,尤其擅长把歌手带入亚洲市场。华生听了4首后街男孩的歌,立刻要求Calder让他把BSB带到亚洲去。从新加坡到韩国,这帮孩子通告一个接着一个的上,不停地拍杂志封面。华生采用了80年代流行的公关方案——把BSB放到百货公司里去。三周之后,后街男孩在亚洲已经卖了100万张唱片。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后街粉丝们的尖叫声,Calder知道,把这帮男孩弄回美国的时候到了!

BSB坐上了巡演巴士,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跑,到处见人,唱片公司,电台DJ,举止很有礼貌,很讨人喜欢。一个电台DJ回忆说:“跟摇滚明星不一样的是,他们很适合电台推广。他们完全符合Top40的条件——15岁到18岁到25岁的女孩们喜欢。他们很可爱、好玩,而且能跳舞。每个电台都想让他们来表演,在各种生日派对、万圣节派对、圣诞节派对,任何场合,什么都能做。”到了1997年,随着首张专辑卖到了1400万张,BSB终于在美国打开了局面。

(没完,下次再接着写)

上面的故事来自于Steve Knopper的《Appetite For Self-Destruction》第三章“The Teen Pop Bubble”。献给我少年的teen pop年代。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The Teen Pop Bubble (一)

  1. Pingback引用通告: The Teen Pop Bubble (二) « 乐不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