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淡

今天中午跟亲爱的老同行吃饭,她们劝我去北京来着。
不管怎样我很开心。说了不少话。
有些想法是说出来之后才形成的。
俗话说的“先上车后买票”么?

做国外乐队演出和做国内演出感受是不一样的。
一个在中国不是很大众的国外乐队,要来中国演出,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市场
live promoter要做的其实还包括传统唱片公司的工作: marketing
现在中国promoter做的还不过是inform而已
都inform到了大家其实就很满足了
这样演出没人看就怪市场小
哦我其实不是想吐槽来着
我是想说,请国外乐队来演出,把一个不是很大众的乐队介绍给很多很多新听众
并且让他们喜欢上这个乐队,愿意买票来看演出
这样的成就感,不是做梁静茹周杰伦的演唱会能够得到的
更不用提从小的那种情结了

除了从小听国外乐队的情结
还有就是对传统唱片业的情结吧
唱片业当年为什么是音乐产业的核心
不仅因为它是收入大头
它还是整个产品branding的起点
放到请国外乐队来中国演出的事情上
promoter基本是branding的,不说是起点,但也很前端了
您不能跟国外promoter做同样的事情就满足了,您最好还得做点唱片公司的事情
所以在中国做国外乐队演出的promoter是件多么有趣的事情

但其实,要真正的做大
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对精英的消解
哦,这会很痛的,对精英来说

Advertisements

creative control和indie

那年, Arctic Monkeys通过myspace一夜成名,一瞬间什么都来了,甚至headline了glastonbury。就在他们最炙手可热的时候,乐队却跑去跟domino说,我们可不可以晚点交下一张专辑,我们希望冷静一下,保持清醒。唱片公司立刻同意了,成,你们休息去吧。老师说,如果放在环球,唱片公司会答应吗?绝逼不会。你丫还不赶紧趁最红的时候把专辑出了!

试着想想,在我们的认知里,在以往的媒体报道里,“唱片公司”四个字是不是总带着点邪恶的色彩?“肮脏的商业”的化身,“自由的创作”的敌人?一则关于黄义达的采访是这样说的:“创作方面,我被要求写一些符合市场的作品,曾经为了一首歌改了三五个月,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要做什么。”这种言论很耳熟吧,是不是经常听到?

有很多关于Creative control的著名案例,Prince曾经成功地用改艺名的形式跟唱片公司作斗争。George Micheal的案例很有意思。从Wham!开始他就是很pop的形象,唱些爱情歌曲, Wham!散伙之后他跟索尼签了三张唱片的合约,作为回报索尼给了他一大笔advance。第一张专辑George Michael也延续了这种形象,可是渐渐地他决定转型当serious artist,而唱片公司不同意,退歌,George Michael于是把索尼告上法庭。最终George Michael败诉了,理由是在跟索尼签约的时候他已经很红了,有很强的bargaining power,说唱片公司欺负你真有点儿说不过去。其次唱片公司给你的advance很大笔,拿人那么多钱就应该乖乖办事儿,这是商业法则。这则案例对所有artist的教训就是,如果你想要足够的creative control,你就别想拿那么多advance。又要钱多,又要creative control,不带这么玩儿的。所以以后如果再有艺人抱怨creative control的问题,你应该先问问他拿了唱片公司多少钱。

Indie和major一个很大的区别,就在creative control上。major更像是“我知道流行什么,我就找这条路上的艺人”,找好了就花足够多的钱为你宣传, indie则更像是“我觉得这个艺人不错,我觉得他的风格会有不少人喜欢”,但不会为你大铺广告,因为风险大。不过也没有那么绝对,并不是说你签在四大唱片公司下面你就完全没有creative control了。你有多红,bargaining power也是很重要的决定因素。muse签在华纳下面,但是他们就有绝对的creative control,他们的专辑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像elbow这样的乐队虽然签在环球但也有很绝对的creative control,我想他们今年的新专辑让环球失望了,并没有很出众的排行榜表现,这张专辑被评论为更像是主唱的solo专辑,太个人化,没有上张专辑大气,演唱会也没有sell out那样。他们变成superstar还得等了。Indie label不会给你很大advance,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钱,但是给你足够的creative control。所以各家Indie label拼的是A&R,以及对目标群体的了解和渗透。

前天跟导师讨论起了Indie的“Sexiness”的问题。Indie听起来很sexy,有一种浪漫主义色彩,但那只是人们如此认为而已。但老师告诉我说,其实很多艺人在Indie签的合约,都很惨淡。总的来说Indie跟Major对艺人还都是一个德性,所谓的‘压榨’吧,只不过在creative control上,indie会给得更多一些。另一方面,以前major会比indie有更多的power,四大出的艺人更容易被博客啦网站啦报纸啦推荐,但随着人们越来越喜欢indie,现在像Domino, Beggars这样的大indie label也开始有很强的power,你看看像pitchfork之类的网站,domino的艺人很容易上小头条。所以也不要太浪漫化”Indie”这个词。

you can do more on social network sites

今天看到the strokes公布了angels那首歌的“songwriting influences”,禁不住想起了这个话题:你的artist page上,除了biography, 歌曲试听,演出通知,照片,投票这些常规内容之外,还能放些什么东西。

上个学期在做business plan的online marketing部分的时候,就想这个问题想了很久,再加上今天微博上看到真的有人在讨论怎么经营豆瓣小站,觉得也许这个问题真的需要brainstorming一下。现在其实想法不多,也未必好,主要以下这些东西:

1,谱子。

把你写得最牛逼的谱子放上来,全部乐器的,guitar pro谱。我不知道身为artists自己对谱子这事怎么看。反正我觉得这是一个会让一部分人感兴趣的内容,还可以产生互动。而且很多小乐队都是从cover开始的,如果有哪个小乐队喜欢你这首歌,然后又有谱子可以照着排,那么这个小乐队可能就变成了你的推广商。说实话如果声音玩具的不朽或是秘密的爱有谱子的话,我肯定必须排啊。音乐产业最早最早就是从卖sheet music开始的。虽说这个好像是针对乐手群体的,但是文化产业理论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今人们的艺术修养已经被“民主化”了,越来越多的人可以玩音乐之类的东西,有太多人都或多或少懂一点,看看你身边有几个没在大学学过吉他的。

2,songwriting influences

就是像the strokes做的那样,你写这首歌是受什么乐队的影响。帮助人理解歌也理解乐队。我觉得如果有一个乐队说自己写歌的时候受了很多radiohead的影响,我会忍不住点进去听听的。

3,special version,你的歌的不插电版,或是remix,或是cover

这个是在一篇讲online marketing的文章中看来的,在一首歌已经小有名气之后,做个不插电版放在网站上供免费下载,或是remix一首歌,或是cover一首你喜欢的大牛乐队的歌,或是你用ipad做了一首小歌。可能很多人担心版权问题,但是放心,只要你不用这个cover version赚钱,没人会找你麻烦的。

4,special playlist

这个主要针对厂牌之类的。比如这次SXSW音乐节,Domino records有一帮艺人去,Domino就会做一个这次参演乐队的playlist供乐迷听。另外圣诞的时候,情人节的时候,好几家唱片公司都做了“What you need to hear on XXX day”或是”coolest christmas songs”,印象最深的是domino在情人节的时候还做了一个”anti-valentine’s playlist”.

5,跟音乐无关的东西

这个完全得跟着乐队气质、定位来。radiohead的博客有时候还讨论讨论NASA什么的,比如左小祖咒会在微博上讨论社会事件,比如刺猬以前写的touring日记我觉得挺好的。这种东西挺冒险的,弄好了加分弄不好还招人烦。

当然这些都是中规中矩的一些内容,最强大的还是像“凡客体”那样的viral idea,不过viral idea也不能天天搞,日常的东西可能还是靠那些“中规中矩”的内容。

老师上课的时候还特别提到了一点,就是一定要把biography写好!因为你的biography将会被人抄无数次,无论什么人写到你们,介绍你们,用的都是你的biography的话。可是我觉得国内乐队大多biography都写得不知所云,装逼范特别重。看完了不知道这个乐队到底想干嘛。有时候还挺生气的,心里想,妈的装什么逼啊!

还有一点我一直在想,就是你的artist page上到底应该放多少内容,才让人觉得你不自恋,不烦人,而且依然很酷。有时候乐迷心理很奇怪,比如如果我发现万青在网上非常social非常活跃,我会觉得它在我心中贬值了。嗯,其实这归根到底还是个branding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