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墙可绕道

回国不久这里就被封了。国内朋友请访问 http://nocomments.blogbus.com/。我还会继续写的。

Advertisements

Our Glastonbury: One day like this a year’d see me right

我发誓我今天一定要get over这个post-glasto-fever…把自己拽回到现实中来…那个dissertation…

一个一个片段在心里搅着,包括那些不那么愉快的,跟泥艰难的斗争,被太阳晒到汗醒,那可怕的不能冲水的厕所,被酒醉的臭烘烘的人挤到崩溃,现在想起来只有幸福。我好幸福。你们都懂的,林,肥仔米,Bill,Alex,Jon,我们的glastonbury crew。

我不会拍照,连相机都没带,偷了好多图来,会拍照片真好。

在去看radiohead的路上,看到了一片雨鞋尸体,中间一块小板子写着‘wellies graveyard’。肥仔米走路重,一天摔了起码五次,走着走着双脚就拔不出来了。记得一天晚上在dance village门口,人多到死,没法挪动,可是稍微站一会儿脚就被泥抓进去了。一个1米9的大个子挤过时,林被一把按在泥里。第二天早上出来发现那个地方地里埋了无数雨靴尸体。走得真累,每一步都是一把辛酸泪。

看katy B的时候一则短信让我们全部都凌乱了….radiohead是晚上的special guest!!! 在’外面’的同学在网上看到了消息,迅速地通知了我们glastonbury crew。天啊,我们要看到Radiohead Radiohead Radiohead了….嘘!小声点!别让别人都知道了!噢!我们要看到广电总局广电总局广电总局了!提前两个半小时冲去the park舞台,我们一路巨二地喊着’广电总局’,肥仔米嗖嗖地走得那叫一个快,神奇般地再也不摔跤了。到了才发现,妈的原来大家都知道了!一路上也根本没听见人喊,估计大家都用着各自的语种藏着掖着呢。真是二透了!一个使劲往里挤的姑娘还大喊‘Radiohead Cancelled’,压根儿没人理丫!

他们居然唱了street spirit…这是唯一一首来自前三张专辑的歌。肥仔米哭了。林起鸡皮疙瘩了。一对情侣忘情地在散场的人群中接了很久的吻。我没哭。我从头到尾一直是懵的。我的哭点特么的早在看第三支乐队的时候就来了。The Vaccines,并不是他们的超级粉丝,但是跟着前后左右一起唱着他们的歌就莫名地很有爱。唱最后一首歌之前,他们说,他们上次来glastonbury的时候,台下只有3个观众。真的,也不知道怎么的,这时我的鼻子就酸了,心里飘过了诸如“希望”“理想”之类耸动的词汇。心里还嘲笑自己,妈的乱哭啥啊。

第二天有点悲剧,什么乐队都想搂一眼,在泥里走到半条命都没了。一上来就被Yuck很烂的表现打击了,the horrors没有听出感觉,Jimmy Eat world听得很尴尬,再加上为了挤the kills的好位置提前听了几乎一整个set的jessie J,很难听诶。。。除了那两首主打歌。。。直到晚上,Elbow拯救了这一天。

我们站在内场的最后面。旁边儿一个日本姑娘穿着Elbow的T,就一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站在人堆里等开场,看一眼她的眼神就觉得这是个真的爱Elbow的人。下午看The kills的时候我们挤到了第一排,后来发现第一排有好多都是等着抢镜头的傻帽们,要不就是抱着栏杆休息对音乐毫无反应的人,卡在我们旁边特别煞风景,气得我们想把她们扔出去。

猜中了以The birds开场。这支组团已经20年的乐队做的音乐感觉像成仙了一样,不管低着头听,还是仰着头大合唱都那么快乐。在Elbow面前全场观众都变成了白痴一样,Guy喊举手大家就齐刷刷地举手,喊蹲下就齐刷刷地蹲下,从第一排到站在后面山上的所有观众居然玩出了人浪,Guy很得意地说:这是我自己的发明噢~ 大家起哄着让Guy把手里的啤酒干了,一喝大家就欢呼,一放下大家就boo,都像小孩儿一样高兴。One day like this a year’d see me right。听到这里,觉得好像跟全世界相爱了一样。

没有太纠结就决定放弃Chemical Brothers去看Coldplay。Fuck所有酷人们,情结这东西…不跟你们解释…挤到了很前面的位置,后来发现有点悲剧,被挤得像穿了背背佳。除了4首没听过的新歌,我们和全场观众一起从头唱到尾,他们也太给观众面子了,唱了大概有10首前两张专辑的歌。Encore的fix you很感人。可能对他们实在太熟了,最终我并没有很激动,我觉得Elbow已经赢了Coldplay。不过Bill说,有一个画面他死都会记住,就是下面这个男人,光着膀子举着烟花的样子。他就在我们旁边。

第三天,最完美的一天。泥干了,走路前所未有地顺畅。我们也有了足够的经验,The joy formidable很好,Laura Marling很好,Pendulum很好。Pendulum的时候,看到有人竟然躺在气垫床上surfing,就这么从外场一路被大家用手运到了内场,跟这比起来,跳水什么的忒土了。大家一边儿玩着这只恐龙,一边儿欢乐地起哄。

肥仔米嚷嚷着晚上去看Suzanna Vega,我们一遍又一遍唱着’my name is luka’嘲笑她….看什么Suzanna Vega啊,当然看Queens of the Stone Age啦! 正当我们准备去挤Queens of the Stone Age的时候,突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我们,突然,完全突然地,说,不如去看Beyonce吧!我们嘲笑这个念头嘲笑了10分钟,然后,竟然,走向了,Beyonce的舞台…酒早在pendulum的时候就喝完了,我们是完全清醒的。站在beyonce的人堆里,我们莫名其妙的,瞬间就,high了!我们怎么也忍不住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我发誓我们没碰大麻,只是抽了几支中南海而已!我们发现自己只会beyonce的两首歌,single lady和crazy in love,还没开场,我们就在人群里’噢哦噢哦噢哦哦哦哦哦’地无限循环唱仅会的两句.前面一帮人在大声叫一个叫Alan的人,我们跟着叫Alan Alan…前面的大叔回头看了我们好几次,一定觉得我们这帮人一定是磕粉了,要么就是碧昂斯的hardcore死粉。我们一边笑一边说,有没有搞错,整个Glastonbury最high的时刻居然是碧昂斯啊!!!

碧昂斯也太给面儿了,开场就是我们仅会的这两首歌。她说:’I always want to be a rock star. Tonight, I’m gonna make you fall in love with this music.’ You Rock, you really do, Beyonce!看了一会儿我心里就五体投地了,真好看啊!而且发现beyonce其实还满可爱的以前都没有注意到。看那舞,那衣服,那舞台,那和声,那歌儿,就觉得,流行工业真牛逼,真精致,真有技术含量…某些摇滚太简陋了实在是!bbc的主持人是这么介绍beyonce的:She sings, she writes, she’s got the moves. She’s a package!哈哈,Package,没错儿!这词儿真妙哇!

我们舞着巴掌跟着吼完single lady渐渐冷了下来,于是开路去看Queens of the Stone Age。人群边缘,一个男人裸着上身在边上忘情地跳舞,很美。bill说,这是他死都不会忘的另一个画面。可是我的注意力被吉他声带走了。我瞬间有点儿懵,jesus christ,你听见这吉他声了么???我们迅速挤进去,呆掉。三分钟的吉他solo,一层一层铺高的动机,鼓的数次节奏变换,像龙卷风一样,听到气也喘不上来。Jesus Christ! 妈的我们怎么没早点来,什么英伦什么小清新什么dubstep什么drum and bass,在这架摇滚老炮儿面前全部浮云了。。。真正的Rock n Roll star…他们做了所有摇滚老炮儿们爱做的事,说了很多Fucking,很老式的甩头,叼着烟弹琴,演出结束帅气地把吉他挂在话筒架上。这样的事是为了这样的乐队而存在的!有些乐队做起来就特傻!

主唱一脸不屑地扯到了无辜的beyonce:‘Let’s make Beyonce feel it in her bones。’又一轮吉他龙卷风开始。我们都笑了,作为刚从beyonce舞台跑来的人好像有点儿丢人似的。。。不过我一点儿也不后悔。Beyonce很好,QOTSA也很好,大家都很好,都很好,很好,好。。。。。

PS: 这些好看的图分别偷自NME, Guardian, The Atlantic.

RockNess笔记

1,免费门票的代价是卖身当bar staff。卖着卖者总觉得旁边两个小姑娘一直在看我还窃窃私语。在一次递给人家三瓶啤酒两瓶WKD之后,我终于听见她们在说什么了——原来她们被我的数学震惊了,怎么可以三秒钟算出三瓶3块6加两瓶3块8等于多少呢!我顿时就乐了。我突然想起有一次给顾客说‘4瓶14块4’的时候,顾客震惊地说:“数学真好!”我也随即震惊了,妈的这是小学数学好么。我心想,小样儿,这就被amazed了,老子高考数学还140+呢,赶明儿给你们看看咱的高考数学题开开眼界!

当然了,高考成绩只能当当我们这种笨人的遮羞布。晚上回去一帮志愿者在一起讨论小费,我才终于学到,原来要小费的窍门是把找零摊在手上让顾客拿钱,这样他们有时候会留几个钢蹦儿给你。可是我太实在了,都是让顾客摊开手,一股脑把所有找零全摊在人家手上。我记得有个好心人给我小费还是把我的手扒开放进来的,特别费劲。笨死我算了!

2,从酒吧出来就直奔主舞台,我还是迟了,kasabian已经开始了20分钟。听着现场音箱放出来的声音,心里只有一个感觉:妈的,这是个被低估的乐队,被低估的乐队!他们的魅力被录音掩藏了太多,跟muse一样。心里开始骂他们的制作人,他更适合Gorillaz. Kasabian应该把Foals的制作人弄来啊。两个Vocal无敌,Serge在台上太帅了,他的吉他和backing voice才是整个场子的掀动按钮,在他面前主唱tom都有点儿像二逼.自然的全场大合唱,最牛逼的是每首歌连吉他riff都大合唱,大家random地用da, de, la之类的声音合唱着各种riff。从empire还是underdog开始,整个场子都疯了,我被瞬移到了前排,腿儿根本没动,后面涌上来的人直接把我夹前面儿去了。散场之后仍在全场大合唱,大家就这么互相搭着肩膀高唱着‘I’m on Fire’慢慢走回帐篷区,内场景太感人了。

3,苏格兰人少,他们见到人多就激动,感觉大家都是到这来看人、聚众喝酒的,不是来看演出的。因为自带酒不能带入演出区,所以白天大家都窝在帐篷区喝酒。这帮人真high,都自带音箱的一刚,我还看到有堆人带了个一米高的箱子来放在帐篷里。最悲剧的是音乐真的是24小时不停,晚上睡在帐篷里外面还放着音乐,全是特么的dubstep,贝司又重又长,像只钻地鼠一样钻到你的帐篷里来,无论是你两三点钟睡下还是六点钟冻醒还是10点钟被太阳晒醒,周围全是嘟嘟哒嘟嘟嘟嘟嘟嘟哒的dubstep节奏,我本来挺喜欢dubstep的,可是这次真的伤了,妈的dub你妹的step啊,不就是把三连音六连音还有143往死里用嘛,烦死我了,回来以后再也不想听dubstep了。

4,Chemical Brothers开始前,主舞台前已经被漫山遍野的人堵死,一堆在外围的人着急挤不进去。大家都事先把自己灌得晕晕乎乎,等着化学兄弟来激发那种嗑药般的化学反应。我的位置不错,被卡在第5排左右当中。这时突然人群闪开一条缝,让进一条小分队。我心里奇怪怎么大家这么友善还让人进来,只听见打头的人指着第一排中间骑在别人肩上的一个妞儿说:“内是我女朋友!她骑在别人肩上呢!”于是我也让小分队过了.过了一会儿突然明白了!哇靠,上当了!这招儿太牛逼了,那妞儿还好好地骑在别人肩上呢!

5, Chemical Brothers看了20分钟彻底语塞,拜倒。大神。听了不少DJ了,chemical brothers一出来就太不一样了,那种节奏的想象力还有音色的想象力。当然还有视觉。muse你们以为你们视觉很牛逼是吗?再跟chemical brothers学几年吧。妈的这才是21世纪的音乐啊!可是我还是决定去看the cribs。我跟朋友说我走了啊,她说你have fun啊,我说你take care啊。她听了大笑起来,还没笑完她已经被整个人群压弯了。人群已经进入癫狂状态,像是集体嗑药的邪教组织一样,我迈了两步就走不动了,还被夹着跳了半天,我也不管了,索性一路打着出去。

6, The cribs的舞台,只有不到500人,仍然死忠摇滚的人。The Cribs怒了,跑上来就说,“我们不是化学兄弟,我们是Jarmen兄弟,我们不是内种端个笔记本就上台表演的人.”鼓声响起,三个人在台上卯足了劲儿,吉他扫得格外狠,鼓打得格外狠.我跟在场仅有的500人不自觉地跳起来,突然想哭,有种强烈的感觉,这才是属于我的地方.电子的确让人high,可是摇滚会让我感动.

最后: chemical brothers的牛逼我还是认的,强烈建议看…

最最后: 从音乐节回来简直想回国开发雨鞋生意. 穿着雨鞋踩在泥里太爽了啊,有种打败无数个小怪兽的莫名快感.

最最最后:对不起我不会拍照片…

一些不那么有名的英伦

主要是可供我们学习的,这些曲子不一定都很了不起,但是总是有那么些亮点的,至少都挺好听的。其实也不全是英伦,也有几首可以说根本不算。还有一些是街歌,英伦街歌。。。别歧视!街歌没啥不好的,至少保证能听一个星期的。一提起英伦街歌首先跳出来的就是snow patrol的run,因为有一次在伦敦的地铁站里听到一个流浪艺人在唱这歌,立刻对英国的街歌有了极其感性的认识。。。对了,那会儿英国最街的歌是美国货,maroon 5!

这个list里最欣赏的团是grand avenue吧,丹麦终于出了一个正经乐队了,汗。之前丹麦最有名的是啥,MLTR!Aqua!

Belarus是英国货,旋律好得一逼,Orange lights也是。Sparta是美国的,我觉得还不错的。

最喜欢的一首歌是Eskju Divine的I am waiting, 瑞典货,唉我就喜欢这型的没办法。

有四首是非常街非常街的歌,worried about ray, inside of me, stop and stare还有can’t speak french。他们是真的很街,这个List里名气最大的大概就是这四首了。对不起我连girls aloud都弄出来了,但是别歧视啊,人家这首歌还是挺可爱的。

包括三首女声。the people, something of an end, can’t speak french.  something of an end每次听前面都想删掉它,但是后面真的很好听。

 

List:

Belarus – Lost And Found.mp3
Belarus – Standing In The Right Place.mp3
Belarus – In The End Its Easy.mp3
grace-alive.mp3
Grand Avenue – London.mp3
Grand Avenue – The Outside.mp3
Grand Avenue – Winter’s Passing by.mp3
Grand Avenue – Anythingg That’s You.mp3
Grand Avenue – Ordinarary.mp3
Orange Lights – The Explanation.mp3
Orange Lights – Little Me Little You.mp3
sparta-unstitch_your_mouth.mp3
sparta-taking_back_control.mp3
sparta-the_most_vicious_crime.mp3
sparta-without_a_sound.mp3
Eskju Divine – I Am Waiting.mp3
Metric System – The People.mp3
My Brightest Diamond – Something of an End.mp3
The Hoosiers – worried about ray.mp3
The Starlight Mints – inside of me.mp3
One Repubic – Stop And Stare.mp3
Girls Aloud – Can’t Speak French.mp3

 

Fs2you下载地址:

http://www.rayfile.com/files/ea49192e-89df-11dd-be99-0014221b798a/

新砖滚滚来

据说女人在一起久了生理周期也会一样

那帮乐队好像也是

要闷的时候一起闷,出专辑的时候大家全出动了,radiohead和coldplay不过是打前炮的。

听了yann tiersen的tabarly。在夏天听yann tiersen真是考验不切歌的耐性。当然啦,yann tiersen总是很好听的,遗憾就是,怎么还是钢琴。钢琴怎么弹都好听的,yann tiersen对自己要求太低了吧,还是期待一张amelie那样的,无法复制的东西。

听了brett anderson的新砖,我们都倒了,一张不插电钢琴弹唱专辑……问题是钢琴一般,只是简单的和弦分解,旋律一般,平平淡淡从头到尾。所以不知道brett anderson究竟想干嘛,学学coldplay,革命也不是这么革的。

听了travis新专辑的三首歌,对那首J.smith很有好感,他们的编曲比以前活跃了好多,跟coldplay学的?但是有首叫get up的歌实在是把我雷倒了,歌里他们用苏格兰口音唱:“get up! get up! get up! I don’t wanna wake up……”听到这句就昏了,这样的歌词不是黑眼豆豆那样的团才会唱的嘛。

听了oasis新砖三首歌,不好听,还是原来那德性。

话说还听了去年的supergrass的新砖,感觉跟10年前大卖的专辑好像啊,可是放到今天来听也不对味。

the verve新专辑主打love is noise已推出。没感觉。

另外还有一个振奋人心的传说,blur可能也会出新专辑。不过还停留在传说阶段。

 

附love is noise的mv:

 

还是大牌靠谱

豆瓣britpop小组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以后决定只听大牌乐队了,至少能保证靠谱。

深表同感,这几年都不知道听了多少乱七八糟的乐队,使劲儿想扣点儿好听的出来,最后都是白费力气和感情

现在算是想通了,珍惜生命,锁定大牌。

最近只锁定两张,coldplay新专辑Viva La Vida和placebo经典Once More With Feeling

暂时抛弃6G的iriver,启用1G的shuffle,保证小范围专心致志。

 

在因为没音乐听而内分泌失调的时候,coldplay新专辑终于安慰了我一下

没有恶俗的套路,你真的能听出他们在努力找让音乐好听的法子,所以听起来很新鲜,当然旋律还是有coldplay特有的不难听的小别扭

不过他们本来键盘就占主角,这张专辑里面吉他和鼓更少了,chris martin为啥不单飞了算了

前几天mtv movie awards现场coldplay演viva la vida,那鼓手就搬了个桶在前面敲,还要很拗造型地敲,不然他就真的没有事做了!

Chris martin依然在现场走音得不行,然后还是乱跳一气难看得不行

coldplay这张专辑里的造型很帅!爆土爆灰的革命装,很有感觉!参见violet hill官方videoMTV Movie awards现场

 

placebo,一定要排!一定要排!

最近新宠是protege moi和twenty years以及很多。

Live Forever: The Rise and Fall of Brit Pop

片儿的开头,Oasis的Noel说,80年代那会儿,英国是死的,什么都是rubbish。

片儿的最后,Noel说,90年代末的一天,他和Liam看到一帮孩子在跳spice girls内样儿的舞,顿时觉得,英国又都是rubbish了。

Britpop闪耀了10年不到,只闪耀了10年不到。

其实真的就像片儿里的专业人士所说,britpop在oasis内张be here now失败之后,就已经死了。与此同时,戴安娜逝世,Robbie Williams推出Angel。当他们发现,Ribbie Williams在用一丝oasis的方式开始做流行音乐的时候,他们确认britpop结束了。同年,radiohead发了Ok computer,从此什么都变了。

而我至今还在一些明知是rubbish的乐评中,敏感于“神似radiohead”“英伦”这样的字眼,傻兮兮地寻找英伦接班人。

这部纪录片做于2004年,正好是Blur发Parklife、Oasis发definitely maybe整10年。

10年前的Damon

damon1 

10年后的Damon

damon3 damon2

10年前的Liam

liam1

10年后的Liam和Noel

Noel

Noel2

10年前Pulp的Jarvis Cocker

jarvis

现在的Jarvis……

javis2

去年我下了Jarvis的单飞专辑,真的是rubb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