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e的概念

之前参加了几次关于独立音乐的讨论,结果讨论到最后总是会引到“到底什么是indie”这个话题上去,比如这次讨论,还有最近的一些微博言论。

对于“Indie”的概念,我一直还是满笃定的,我觉得情况很简单:非四大的统称indie。往前追溯几年,四大唱片公司占据唱片工业的大头,他们拥有足够的钱和资源。其他厂牌统称indie。他们没有四大那么有power,不管是对于媒体的power还是在钱上的power,没有大量宣传和广告,缺少策划和包装。这是indie这个词被浪漫化的根源,它所附带的一切如“小众”,“反主流”,“独立精神”等等人们常常提及的属性,都来源于他们缺少power的情况,算是indie的概念的延伸意义。但是并不是所有indie都小众。比如suede够大牌吧,radiohead够大牌吧,他们依然是indie。但其实随着唱片工业的渐渐衰落,互联网的强大,四大也开始变穷,很多时候四大里面的艺人也有足够的creative control;长尾越来越严重,所以四大已经没有那么powerful,indie也没有那么惨,也没有很难上排行榜,看看Adele吧。

但是看见大家每次都那么热烈地讨论这个问题,搞得我也有点动摇了,难道我理解得不对?为什么indie经常被拿来形容一种genre,而不是一种跟商业有关的模式,如果它是一种genre,那么指的是什么呢。于是给老师写了一封邮件,跟她讲了一下关于indie我理解的概念,问她对不对。

首先老师说我讲的是对的,但是关于indie的confusing之处在于,它同时被用来形容一种genre,老师在邮件里回道说,“when indie rock is used to describe a genre – they are referring to alt. rock  also known as shoe gazing music-Yes it is confusing.” 就是说indie rock指的是alternative rock, shoe-gazing。毕竟是邮件,老师回答得还是有些潦草,为什么shoe-gazing会被称为indie呢?于是我找来了这本<Empire of Dirt>,里面很完整地讲述了indie的概念。

书里没有直接给indie下定义,而是阐述了indie的各个方面,总结一下大意:

1,indie是种发行模式–产业定义(indie as a mode of distribution: an industrial definition);

就是上文中说到的,反四大,独立发行。

2,是种genre;

作为一种类型,indie的传统包括:音乐上简单、朴素,对于童年以及童真的追捧,乡愁,反科技,以及对于吉他的迷恋。

简单主义和纯洁主义是indie这种类型的价值观,带来的表象包括:他们的音乐没有精美的制作,不是技术党,演出的时候不爱跟观众吆喝,穿得不会大富大贵……

书里还提到独立乐队是怎么跟那种瘦小的西装联系起来的。因为”Indie’s clothes typically do not fit – either the person or the time”。

老师提到的shoe-gazing算是indie精神的典型。shoe-gazer movement出现在1991年,他们演出的时候总是站在一个地方不动,总是低着头,看上去好像是在看效果器,其实是在看歌词也说不一定,因为他们太生疏、太不老练了。他们穿着路人般的衣服,还有典型的indie发型——学生般的发型。

总的来说,indie就是想把一切回归basic:简单、原始、未经专业训练的。

3,是种气质(indie as an ethos)

独立精神,不受控制和干扰。

乐队/艺人有足够的artistic/creative control.

崇尚政治自由。

书里还提到它反映的是一种中产阶级价值观。

4,是pathetic

就是说经常表达伤感、孤独,以及not belonging的感觉。书中举出例句如下:

what the hell am I doing here?/I don’t belong here – Creep by Radiohead

I’ll be the corpse in your bathtub / Useless – Newborn by Elbow

I think I’m drowning / asphyxiating… Time Is Running Out by Muse

indie还跟trainspotting有关。在英国,trainspotter是一个多愁善感感的典型形象。他们穿着夹克在火车站台的最尾端,就等着看火车呼啸而过,数看了几辆火车。这件事的重点在于它很“没意义”,他们因此而“特立独行”。indie也有类似的感觉。

5, 是种审美评判模式(indie as a mode of aesthetic judgement)

indie community members崇尚那种自我对音乐的鉴赏能力,坚持自己对音乐的价值有评判能力。

总结陈词:这本书真好看呀……

延伸阅读:前一阵子卫报出了一篇文章《为什么美国人总认为indie是他们发明的?》很有意思。indie之于英国相当于Alternative之于美国。《Empire of Dirt》有一句话说Alternative和indie在精神上的区别,就可以从Alternative的“A”习惯大写,而indie的”i”习惯小写体现出来。

creative control和indie

那年, Arctic Monkeys通过myspace一夜成名,一瞬间什么都来了,甚至headline了glastonbury。就在他们最炙手可热的时候,乐队却跑去跟domino说,我们可不可以晚点交下一张专辑,我们希望冷静一下,保持清醒。唱片公司立刻同意了,成,你们休息去吧。老师说,如果放在环球,唱片公司会答应吗?绝逼不会。你丫还不赶紧趁最红的时候把专辑出了!

试着想想,在我们的认知里,在以往的媒体报道里,“唱片公司”四个字是不是总带着点邪恶的色彩?“肮脏的商业”的化身,“自由的创作”的敌人?一则关于黄义达的采访是这样说的:“创作方面,我被要求写一些符合市场的作品,曾经为了一首歌改了三五个月,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要做什么。”这种言论很耳熟吧,是不是经常听到?

有很多关于Creative control的著名案例,Prince曾经成功地用改艺名的形式跟唱片公司作斗争。George Micheal的案例很有意思。从Wham!开始他就是很pop的形象,唱些爱情歌曲, Wham!散伙之后他跟索尼签了三张唱片的合约,作为回报索尼给了他一大笔advance。第一张专辑George Michael也延续了这种形象,可是渐渐地他决定转型当serious artist,而唱片公司不同意,退歌,George Michael于是把索尼告上法庭。最终George Michael败诉了,理由是在跟索尼签约的时候他已经很红了,有很强的bargaining power,说唱片公司欺负你真有点儿说不过去。其次唱片公司给你的advance很大笔,拿人那么多钱就应该乖乖办事儿,这是商业法则。这则案例对所有artist的教训就是,如果你想要足够的creative control,你就别想拿那么多advance。又要钱多,又要creative control,不带这么玩儿的。所以以后如果再有艺人抱怨creative control的问题,你应该先问问他拿了唱片公司多少钱。

Indie和major一个很大的区别,就在creative control上。major更像是“我知道流行什么,我就找这条路上的艺人”,找好了就花足够多的钱为你宣传, indie则更像是“我觉得这个艺人不错,我觉得他的风格会有不少人喜欢”,但不会为你大铺广告,因为风险大。不过也没有那么绝对,并不是说你签在四大唱片公司下面你就完全没有creative control了。你有多红,bargaining power也是很重要的决定因素。muse签在华纳下面,但是他们就有绝对的creative control,他们的专辑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像elbow这样的乐队虽然签在环球但也有很绝对的creative control,我想他们今年的新专辑让环球失望了,并没有很出众的排行榜表现,这张专辑被评论为更像是主唱的solo专辑,太个人化,没有上张专辑大气,演唱会也没有sell out那样。他们变成superstar还得等了。Indie label不会给你很大advance,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钱,但是给你足够的creative control。所以各家Indie label拼的是A&R,以及对目标群体的了解和渗透。

前天跟导师讨论起了Indie的“Sexiness”的问题。Indie听起来很sexy,有一种浪漫主义色彩,但那只是人们如此认为而已。但老师告诉我说,其实很多艺人在Indie签的合约,都很惨淡。总的来说Indie跟Major对艺人还都是一个德性,所谓的‘压榨’吧,只不过在creative control上,indie会给得更多一些。另一方面,以前major会比indie有更多的power,四大出的艺人更容易被博客啦网站啦报纸啦推荐,但随着人们越来越喜欢indie,现在像Domino, Beggars这样的大indie label也开始有很强的power,你看看像pitchfork之类的网站,domino的艺人很容易上小头条。所以也不要太浪漫化”Indie”这个词。